讲故事的重要性

在我看来,会用故事来保持别人的注意不仅仅是提升你奖品性的有力工具,也是基本的社交技巧——当然讲故事时的幽默感也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我认为学会讲故事很重要因为讲故事的同时你也完成了很多重要的事:例如,建立亲和感,对他人的理解,培养舒适感,不表现出追逐,有领导力,以及展示自己的优点,这些都会提升你在女人眼中的奖品性。
但我这里所说的不是所有的讲故事都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所说的是一种特殊的讲故事——轻松、有趣又使用了大量女孩喜欢的幽默(没错:女孩不仅仅有她们自己的密语,还有她们自己的幽默)。如果你擅长讲这样的故事,那么女孩一定会记住你,事隔数月也不会忘掉。
例如,我曾经在某个party 上遇到了一些大约一个月前在酒吧搭讪过的几个女孩,她们还记得我。见到我,她们显得非常开心,还会生动地记起我讲的一些故事。我讲的故事——尤其在最开始认识女人时——都不是什么深奥的富有哲学含义的故事。通常都是浅显、轻松甚至孩子气的。故事的主题可以从养过已亡的小宠物到活蹦乱跳的兔子,包括住在纸盒里的人们、练拳击的祖母、高尔夫球车上的侏儒等等。

节奏和高潮:
一个成功的故事需要准确的把握节奏和高潮。一个好的故事中的幽默元素也需要节奏和高潮的控制来演绎它。下面就给出一个女人喜欢的故事作为例子。
Girl George 的故事:
“你们觉得,一个人坐在电视前看以前给宠物录的影片——当然宠物现在已经死了——这样会不会感觉很奇怪?以前我认识一个女孩,她用80 年代的流行歌手"Boy George"给她的黄金猎犬命名。不过由于这是只母狗,她就叫它"Girl George"。但这只狗总是筋疲力尽的。
可能因为它的名字太惹人注意了,路边和其他狗想和它交欢。不过我朋友觉得这样不好,于是把狗拴起来了。不过这个做法太糟糕了。George 的荷尔蒙让它几乎疯狂。它变的暴躁,甚至会攻击小孩子。同时它开始发胖,到最后甚至路都走不稳,还得了糖尿病。再之后不久,可怜的George 就死了。事实上,我们都很庆幸这胖狗终于死了。不过我朋友很伤心。她有时就自己坐在电视前看George 以前的影片。我无法接受这个,感觉她太古怪了。这大概就是我和她没法做朋友的原因吧。”
这是个奇怪的小故事,对吧?不过对女孩来说却不是。我来解释一下,如何表现出这个故事的幽默性。当我讲到George 因为糖尿病而死的时候,我会装作非常严肃,甚至有点难过。不过之后的那句话就立刻结束了我的难过:“事实上,我们都很庆幸这胖狗终于死了。”女人会认为这种节奏和高潮的控制之后的讲述非常有趣。

过渡:
讲故事的另一个重要技巧就是过渡。下面给出几种过渡的方式。
“你让我想起了……”
告诉女人,她让你想起了某人或某事,然后开始你的故事。
例如,我会说:“呃……你做这个表情,让我想起了Bugsy。”
然后我开始讲我的Bugsy 故事。

Bugsy 的故事:
“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养过一只叫Bugsy 的小兔子。我非常喜欢它,但有一天我姐姐撞断了它的脖子,它死了。妈妈去兔笼里换了一只新的兔子进去,期待我没有发现我原来的Bugsy 已经死了。其实新的兔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Bugsy:是一只丑陋的野兔,对人不友好,不让别人摸它,还会咬人。不过我刚从学校回来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去和Bugsy玩,却发现它样子变了,行为也不同了:不是以前那只温顺可爱的小兔子,它暴躁而且总想咬我。我哭着问妈妈:Bugsy 怎么了?我妈妈告诉我,‘它长大了’,‘你长大了也会变成这样的’。”(这也是个很好的故事,因为它展示了你的弱势一面。记得我之前说的吗,适当展现弱势是成为奖品的特质之一)。
“你让我想起了……”的技巧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使用,因为人们的自恋和自我中心会让她们好奇,到底她们让你想起了什么。这样就会让女人完全注意到你之后讲的故事。

利用观点过渡
另一种过度的技巧就是,提出某个观点,通常是一些陈词滥调,或是你对于某事的强烈的看法。然后开始讲故事,来讽刺或者调侃你提出的观点。这种过渡也很棒,效果好的让人惊诧。那么我们来看一些例子,以一个观点、陈词滥调或对某事的看法作为过渡引出的故事。

住纸箱的故事:
“钱不是万能的,但我显然钱能给人自信。前几天我和朋友去市中心的夜店玩。回来的路上,我们没有找到高速公路在哪,乱逛中我们开到了贫民窟。那边都是住纸箱的,不少人只有一个纸箱来住。这些人看起来没有什么自尊。不过远处的一个街区却是另一番光景。那边的人有宽敞的两或三个纸箱住。他们看起来比住一个纸箱的人自信多了。他们就像那边的精英。”
我的拳击手外婆的故事:“我觉得每个男孩的生活中都会有一个父亲形象的人。不过这个父亲形象的人却不一定要是男性。就像我,我爸爸因为工作原因很少陪着我。而教我如何成为一个男人的,是我的外婆。
她外表看起来普通的犹太族意大利妇女。不过当你了解她之后,会发现她确实是一个女强人:不仅仅是嘴上功夫,她的左钩拳绝对是世界级的。她不仅教我怎么自己站起来,她也教我怎么打架。你问她打我吗?当然,不过显然她不会虐待孙子。我们经常互相打着玩,我想这是我们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吧。”

布拉格的以色列堕落少女:
唉,现在有些女孩还真是前卫:我在布拉格时遇到过一些以色列女孩。我告诉她们,我是犹太人。她们一直跟我说,她们不相信,并且要求我脱下裤子让她们看看我是否受过割礼。我知道什么是否受过割礼都是唬人的。这只是她们想和我上床的蹩脚的借口而已。不过我确实
感觉不舒服,她们只把我看作长了脚会跑的香肠而已。现在的女孩真是堕落……”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它暗示了超框架:女人在追逐你,你是奖品——讲这个故事,无形中为你建立了好的框架。

展示你的奖品性,而非炫耀:
很多人讲故事时却把事情弄糟了,因为他们的故事听起来就是在炫耀,女人只会把这种做法归纳为“过分追求”。就像我之前说的,女人会认为那些自夸的男人在试图引起自己的注意。换言之,这些自夸的男人在追逐自己,试图让自己喜欢他们。

这不是我教的内容!
我希望你们做到的是,在你的故事中展现你自己,这样就潜在的在女人心目中提升了你的奖品性。但我们需要控制好“度”,不能变成自夸、炫耀。
控制度的方式就是,决不要让你的故事的目的是夸耀或突出自己的某个方面。
相反你故事的中心可能是很平常的,甚至奇怪的,小孩子气的。然后把那些可以帮助提升你的奖品性的材料微妙不露痕迹地整合到你的故事中去。
虽然她不一定就因为这个故事就认定你是奖品。但至少这么做无害,因为即使你整合进去的一些材料在她眼里没有提升奖品性,但至少也没有降低你的奖品性。因为至少,她不会把你认为是那类自夸或者试图赢取女人注意的人了。
这种整合效果不错,你应该多使用它,而非用故事来炫耀自己。

我经常喜欢用的展示自己奖品性的故事是这个。

欧洲旅行的冒险: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什么事情,但最终却爱上了它。就像我从荷兰坐火车到布拉格。当我经过捷克的时候,边境的警察要求检查我的护照。之后一个换货币的人过来问我,是否想把一些欧元换成克郎——捷克的货币。我告诉他,不想——原因很简单,在ATM 上的
汇率总是最划算的。不过几分钟后,边境警察又回来了。他们要求我再次出示护照,我给了他们。不过我开始担心,因为他们拒绝把护照还给我。他们不会说英语,就示意我跟他们走。
他们把我带到火车的尾部,开始搜我身。他们一直对我说捷克语,不过我一点也听不懂。不得已,他们把那个换货币的人喊了过来,他向我解释说警察认为我犯了什么事,他不知道怎么用英语来解释我犯的事。之后他告诉我,我要给警察九克郎就可以免罪,他们只收克郎不
收欧元或者美元。因此最终我不得不换了一些克郎来让我脱身。不过那时我就在抱怨,这个国家完全被一些无政府主义的黑手党控制着——我肯定不会在这玩的开心。不过事实证明我错了。我在捷克的那段时间几乎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旅行了。”

在这个故事我就巧妙地告诉了女人,我曾经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但我没有用炫耀的方式来表达这个。
复习:
讲故事是展示奖品性的重要技巧。良好的故事需要轻松,浅显,而孩子气。多使用一些女孩喜欢的幽默元素。在讲故事时你需要控制好节奏和高潮来突出故事中的幽默感。同时你也需要学会如何从对话过渡到你的讲故事惯例。有两种不错的过度方式,一种是告诉女孩她让你
想起了某人或某事,另一种是提出观点过渡。讲故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你是在展示奖品性而非夸耀自己。